导航菜单

资本市场“奇葩股”接连退市 常态化破解“退市难”-世界上最大的运输机

千山药机2017年、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了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报告。2018年1月,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近年来随着监管部门不断加强退市监管,制度法规也不断健全,特别是注册制改革的启动,使退市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,市场生态正逐步改善。2018年以来,“业绩退”“破面退”“重大违法退”“主动退”“重组退”等屡见不鲜,种种迹象表明,退市正在走向常态化。

“但当时的规则赋予了公司连续3年亏损,被暂停上市后有3年宽限期,真正退市需要6年连续亏损,导致许多绩差公司长期停而不退,直至2000年底未有一家公司被强制退市。”赵锡军介绍。

与此同时,更有一大批公司处于或者进入暂停上市状态,目前有13家,其中绝大部分为“披星戴帽”公司。包括*ST凯迪(维权)、*ST皇台、*ST德奥、千山药机(维权)、*ST毅达(维权)、*ST秋林(维权)、*ST盈方(维权)、*ST信威、*ST工新(维权)、*ST欧浦(维权)、*ST航通(维权)、天翔环境(维权)、*ST盐湖。

自2019年以来,“欺诈退”“业绩退”“破面退”“主动退”“重组退”等屡见不鲜,A股市场IPO常态化的同时,退市也正在走向常态化。

回顾30年,退市制度确定后,又历经了3次改革。

“但总体来看,这一阶段公司退市仍均为财务指标退市,一些重大违法公司仍堂而皇之留在证券市场中。”赵锡军补充道。

在回答一位小股东提问“暂停上市前买入,如果退市,能拿回来多少”的问题时,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曾直指该股民,暂停上市前突击买入的心态就是“赌博”,现如今千山药机退市在即,市场再次用血的教训进行了投资者教育。

赵锡军表示,我国退市监管工作历经多次变迁与演进,特定时期还曾出现反复,某些时段甚至出现了退市公司数量真空期,但总体上退市制度不断完善。特别是近几年来,退市监管力度不断加强,上市公司退市数量持续增多。

“同时,退市常态化还要讲究平稳过渡,从以前的退市难,到现在的退市常态化,退市节奏的逐渐加快是一个平稳过渡的过程。原先多方掣肘之下的利益纠葛,在强调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当下已经逐渐弱化。”叶小杰表示,退市制度的出发点是为了净化资本市场,是为了改善资本市场生态环境。只有秉持这样的大方向,才能更好地把握退市的节奏和“度”。

专业人士表示,注册制改革带来的供给变化、陆港通等对外开放带来的投资者结构的变化、财务造假严格执法带来的交易预期的变化,将继续根本性改变绩差股命运,“退市难”将大幅缓解,再塑市场生态面临十分难得的机遇,其中,最理想的状态是市场在决定公司是否退市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

本报记者 李慧敏 北京报道

本次改革期间,先后有5家公司被强制退市,其中*ST博元为首单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退市公司,欣泰电气为首单欺诈发行退市公司,极大震慑了市场。此外,还出现了首单通过市场化方式主动退出的公司如*ST二重。

2001年4月,沪市公司PT水仙因连续4年亏损被强制摘牌,成为A股首家退市公司。截至2007年底,沪深两市共44家公司被强制退市。退市一度已走在了常态化的路上。

资本市场“奇葩股”接连退市 常态化破解“退市难”

值得一提的是,ST锐电、东沣B和天广中茂均属于面值退市,连续20日股价低于面值。

“整个市场机制的作用下,优胜劣汰的作用越来越明显,投资者判断的最重要指标就是企业的公司治理、持续盈利能力,好公司的股票价格可能越来越高,差公司投资者更不愿意去投资,价格就越往下走,最终跌破面值,触发退市门槛就会退市。”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表示,这种退市并非监管部门要你退,而是投资者“用脚投票”、完全市场化的选择,毕竟市场的惩罚才是最大的惩罚。

另一家堪称“奇葩”的公司千山药机在2014年、2015年大牛市中市值被爆炒至近300亿元,目前的状态是暂停上市。2020年3月17日晚间,千山药机发布业绩快报,2019年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约7.2亿元,公司股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。

据悉,由于*ST博元在重大违法退市过程中,更多地考虑了造假问题的性质恶劣,量化标准不是很明确,引起地方政府和相关主体的争议,退市过程几经周折, 给相关工作带来较大压力。

叶小杰认为,注册制是一个系统工程,需要严厉的退市制度作为支撑。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过程中,监管部门制定了堪称“史上最严”的退市制度,其目的就在于对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形成震慑,为注册制的施行提供重要拼图。同时,注册制也是市场化改革的“牛鼻子工程”,注册制将彻底激活资本市场,使得上市公司未来将不再稀缺,优质上市公司将更被投资者追捧,垃圾公司将大批被市场化淘汰。自去年实施注册制改革后,A股已有10家公司被面值退市。而从结果上看,这两年被面值退市的公司,均为问题缠身、违法违规或做任意高送转“自焚”的公司。特别是高送转,纯属“忽悠”市场和投资者的数字游戏。与美国、中国内地资本市场不同,中国香港市场没有面值退市制度,仙股、“老千股”横行,特别是“老千股”,热衷于一会高送转,一会又缩股,如果此类公司横行市场,何谈提高上市公司质量。

其中,涉及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有7家。包括*ST保千、ST锐电、乐视网、金亚科技、*ST龙力(维权)、东沣B和天广中茂。通过重组方式退市的已有9家。

但是,此后5年,退市制度的推进出现了反复。

而为便利市场化主动退市、利用退市工具将重大违法公司清除出市场,2014年证监会再次启动退市制度改革,健全了主动退市机制,落实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安排。

“2008年股权分置改革逐渐完善、完成后,大股东获得了流通权,加之IPO入口不畅,上市公司价值凸显,地方政府国资管理部门大股东对保留上市地位的诉求空前强烈,开始了为规避退市想尽办法,捐赠、补贴、资产交易甚至财务造假等五花八门的‘保壳‘手段开始大量出现。”赵锡军表示。

易会满“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”发表讲话时表示,一个良性循环的资本市场,需要有进有出、优胜劣汰。将进一步健全市场化法治化的多元退市机制,完善退市标准,简化退市流程,对触及强制退市标准的坚决予以退市。

退市“常态化”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通过深化改革,打造一个规范、透明、开放、有活力、有韧性的资本市场,提高上市公司质量。2019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出,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,提高上市公司质量,健全退出机制。这是最高决策层对于资本市场的“顽疾”及其“药方”所做出的重要论断。

2008年至2012年5年期间,退市曲线“断崖式”回落,除*ST本实B因未按期披露年报被退市外,未有其他一家公司被强制退市。

以美国资本市场最著名的造假案“安然事件”为例,其并没有被强制退市,而是被美国司法、行政机关认定“造假”,并因此被投资者集体诉讼,导致其需要赔偿投资者百亿美元,最终因资不抵债而破产,退出资本市场。

近年来,党中央、国务院提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。习近平总书记几次强调,要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,把好市场入口和市场出口两道关。证监会主席易会满5月15日在“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”发表讲话表示,一个良性循环的资本市场,需要有进有出、优胜劣汰,对触及强制退市标准的坚决予以退市。

继2019年退市18家,创历史新高后,今年刚过了5个月,退市数量已与去年接近,呼唤了多年的退市常态化有望在注册制度的大背景下变成现实。

而为解决公司长期停而不退问题,证监会及交易所做了一系列制度建设。包括取消了“暂停上市公司宽限期”和PT安排,明确了从退市风险警示、暂停上市到终止上市的具体程序。2006年修订的《证券法》正式在法律层面确定了“公司三年连续亏损将暂停上市、 此后一年继续亏损将终止上市”的制度。

“‘退市难’的前提是‘上市难’,上市代价很高,投入的成本也很高,延伸到退市自然就不想出去。另外市场化的程度不高,投资者的选择和判断也并不很敏锐和理性,所以才出现跟风炒作等行为。”赵锡军认为, 因此某些上市公司千方百计甚至通过财务造假等方式保壳,留在市场当中,这些公司消耗了大量的监管资源。

(编辑:夏欣 校对:颜京宁)

2020年必将成为中国退市史上被特殊铭记的一年,诸多混迹于资本市场多年的“奇葩股”在这一年陆续离场。比如,被梦想“窒息”的乐视网(维权)、曾连续创下29个跌停纪录的*ST保千、欺诈发行的金亚科技(维权)等纷纷退市。

从借壳上市时就开始造假,上市两年后业绩大变脸,董事长已经失联3年多,曾经创下连续29个跌停的纪录……创造这些历史的主角都是*ST保千。

退市“艰难史”A股市场30年历史,退市可以说是一部“艰难史”,而上市公司退市,也当然被认为是小概率事件。这种“退市难”现象,持续被市场各方所诟病。

新《证券法》实施后被强制终止上市的第一股则为*ST保千。

上市时曾经风头无两、上市后业绩大幅变脸、被查出财务造假的“风电第一股”ST锐电在5月13日进入退市整理期,这也是今年首家“面值退市股”。

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叶小杰认为,由于“退市难”,诸多问题公司淤积在资本市场中,致使股市的新陈代谢功能失调;同时,“退市难”造就了炒作ST股的乱象,过去,资本市场时不时就掀起炒作ST股票的热潮,其根源即在于此。

2012年证监会开启退市制度改革,参照国际惯例新增了净资产、营业收入、审计意见、成交量、交易价格等多元化指标;严格退市程序,不再允许公司因破产重整或者并购重组延期退市;新设风险警示板,引入退市整理期,建立重新上市制度,并明确了公司退市后 统一转至“新三板”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回溯中国退市历史,可谓一部“艰难史”,退市制度建设及监管工作历经多次变迁与演进,特定时期还曾出现反复,几年前甚至出现了退市公司数量真空期。

与乐视网一同被终止上市的还有2015年大牛市中的另一只牛股金亚科技。

退市潮汹涌据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统计,截止到5月15日,2020年以来退市数据和暂停上市的公司分别为16家和13家。

为进一步明确重大违法认定标准,2018年证监会三启退市制度改革。进一步落实了交易所退市主体责任,明确了重大违法退市主要情形和量化标准,新增了因行政处罚追溯调整,导致财务指标触及退市的情形,特别增加了“五大安全”重大违法退市指标。“五大安全”,指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、生态安全、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以来,上市公司退市可谓风起云涌。截止到5月15日,今年以来已有16家上市公司触发退市,其中强制退市为7家,重组退市为9家,数量已接近2019年全年退市的18家。

新规实施后,*ST长生成为第一家因触及“五大安全”重大违法而被终止上市的公司,清晰地向市场传递了证监会从严退市监管的信号。

具体来说,从1990年至2012年,中国退市制度基本框架和机制得到确定。

赵锡军亦认可上述观点,他表示,在上市和退市的制度改革过程中,要本着稳步推进方式,不要给市场带来大的冲击,也不要造成恐慌,现在的循序渐进的做法,兼顾到了历史和现实以及未来的发展,实际上也兼顾到了各个方面的利益,特别是兼顾到了投资者,值得肯定。

曾经的“创业板一哥”乐视网5月14日因深交所的“终止上市公告”宣告落幕。这个此前不可一世的乐视帝国170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仅用了5年时间,徒留28万名股东“为梦想窒息”。

本次改革期间有3家公司被强制退市,包括长航油运、*ST创智、*ST炎黄。

“奇葩股”出局不难发现,在上述退市和暂停上市名单中,不乏长期混迹于资本市场的耳熟能详、如雷贯耳但是却劣迹斑斑、声名狼藉的个股,其中更不乏所谓的“股王”“大牛股”。而这些退市企业基本与财务造假、违规担保、资金占用、欺诈发行、高送转、重大亏损等关键词具有密切相关性。

针对重大违法退市,叶小杰认为,强制退市,特别是主观判断的强制退市,在各国资本市场均会受到巨大阻力,当然在我国更为明显。所以,在成熟市场中,监管者通过行政处罚、集体诉讼、严刑峻法构筑了一个“天罗地网”,使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自然退市。

2020年4月1日,上交所作出了对*ST保千股票实施终止上市的决定。